初晞

困兽

困兽


*妄念(番外)


他以为自己是捕猎者,却没想到成了困兽。


从此以后被一人所禁锢,离不开,忘不掉,至死不休。


可,只有他是这样的。


*


“浩轩神君,天帝拜见。”庞大的宫殿里一人站在中央,随意地行个礼。


“嗯。”神君斜靠在软榻上,右手拿着一本竹简,翻看着,听到声音,他抬头看了看来人的姿势,没多说什么,应了一声。


“神君,”天帝走进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站在中央的人,皮笑肉不笑的拱手道。


“天帝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了?”神君调整了一下姿势,声音没什么起伏。


天帝没有说话,只是出神的盯着那个竹简,“老师”他放低了声音,但殿中的人又不是什么普通人,自然是听到了的。


一只脚迈出殿的人回头看了一眼神君手中的竹简,“神君”两个字在嘴边咀嚼,但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。


“你殿里的人规矩真好。”天帝的余光看到那人所有的动作,嘲讽道。


“毕竟不是我的人。”神君将竹简放回那张堆满了书的桌子上,开口。


“不考虑换一波?”不知道为何天帝的话里藏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


“不了,他们才是往昔殿的人,而且我已经习惯了,”神君敏感的察觉到天帝的变化,但他没当回事,毕竟他是个卑劣的盗猎者。


因为要把书放到柜子上,所以行事间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臂,只是上面布满了灼烧后的痕迹。


这天下能伤到神君的,唯有九幽冥火。被伤轻则万虫蚀骨,重则灰飞烟灭,但神君会因此受伤,却无法死去,他只能每天都承受着非人的痛苦。


天帝自然是看到了,却没当回事,甚至心里在暗爽,毕竟他的老师可是真的经历了魂飞魄散。


天帝巡视了一下大殿,发现全都是老师的痕迹,物品全都摆在了原处。他轻笑一声,要是真的在意,老师就不会落得此等下场了。


“有事?”神君将袖子拉下,垂下眼帘盖住了所有思绪。


“灵均山有些异常”天帝言简意赅,“这是老师诞生的地方,灵均山所在,那人所在。”


神君有些恍惚,右手轻轻的握了一下,那个人,的,吗?


*


喧扰的集市上,一人盖着幂蓠,漫无目的的游走,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


“卖糖葫芦喽,新鲜又好吃的糖葫芦喽,不甜不要钱,”不远处的声响让那人有些迟疑的顿住脚步,在原地停留片刻后,就往声源处走。


明明那么多的声音夹杂在一起,他却偏偏只听到这一个。


“郎君,要根糖葫芦吗?”卖糖葫芦的老人自是看到了他,一时间有些呆滞,原来这世间真的有不看外表就如此吸引人的人,但他也很快清醒过来,笑着问道。


心想着,又见到仙人了,不过这次是不是少了一个?


“小凯,我想吃糖葫芦。”


“凯凯,我想吃嘛~”


“凯哥,吃吗?”


王俊凯有些恍惚,眼前似乎多了一个少年的身影,红色如一团火,却偏偏温柔至极,手里还拿着一根糖葫芦,偏着头将咬了一口的糖葫芦递到他嘴边。


他下意识的咬上去,糖葫芦连带着少年都慢慢消散,只留下少年故意压低笑着的嗓音“小凯,这是我的,不给你哦~”


“郎君,要一根吗?”老人眉目含笑,再一次问道。


待王俊凯回过神后,手里多了一根糖葫芦,他轻轻皱了皱眉,又陷入回忆了?他记得他从来都不无缘无故的吃这个。


糖葫芦脱手的一瞬间,他又攥紧木签,舌尖试探性的触碰到糖浆的时候,酸涩味涌上心头,好涩,不好吃。


没有记忆里的味道。


*


王俊凯看着眼前陌生的地方,皱了皱眉,杂草丛生,一眼望去只有黄绿相间的杂草。


他有些怀疑,这地方真的是灵均山?天下第一仙山?这么荒芜的地方是他出生的地方?


还有这地方他总感觉有些熟悉,熟悉到他知道这里的每朵花,每颗草,但他的记忆告诉他,没来过这,而且这也没花啊。


他想了想,还是打算往山上走,但因为都是些杂草,没树,所以一眼便望到了顶峰。


越往上走,越感觉到不对的地方,王俊凯忽然停了下来,蹲下身子,仔细观察着面前的草,一点血色入了眼。


“千……”他扭过头,声音有些喜悦,但很快戛然而止。


芝麻大点的血已经和草融为一体了,并且血周围的绿色已经被侵蚀,他默默地站直身子,继续往上走。


等到了顶峰,往下俯瞰,细小的血珠脱离了寄主,浮悬在半空,王俊凯蹙了蹙眉,这是个阵法,血魂阵。


他在那人的笔记里看到过,不过只有一句话“血魂已现,天下易主。”


血魂阵究竟是干什么?而且为什么会在灵均山出现,而且还未启动,这又是谁布下的?而且,王俊凯摸上自己的胸口,那是神格所在的地方,神格为什么这么喜悦?


王俊凯不打算继续想下去了,他只想找到那朵桃花,所以他转身准备离开,却没想到他的手指被不知名的东西划开了一道口子,猩红的血液在往下滴。


他愣住了,他的身体除了冥火没有其他的物品能伤害,但刚刚那个明显不是冥火,冥火不会这么温柔,所以是什么?


还是说记载的不全?怎么会,那人怎么可能会错?


所以这又是错觉,一眨眼间,原地便没了人影。


走远了的王俊凯没看到他的血掉落至草上,然后自动滚落至阵法的一个位置,红光大放,光芒散去,现出一个人形。


一个穿着黑色衣服,手里拿了一朵玫瑰花,他将红唇贴近玫瑰,轻吻了一下,嘴角的梨涡藏着糖。


但他的眼睛被一根白布蒙上了,望着王俊凯远去的方向,轻笑着摇了摇头,只是眼底满是冰凉“好奇心会害死猫的。”


*


“易老师,这个场景怎么办?”


“没事,我来处理。”


“教授,这个剧情好像走偏了。”


“教授,这个项目要不就放弃吧。”


“教授……”


“老师,记忆清除的相关程序已经准备好了,您打算什么时候?”


“再过一些时日吧。”


*

王俊凯又来到了那个喧哗的集市,他总感觉哪里不太对,他在没成仙之前,这个地方好像就是这样的,又好像不是这样的。


上次没这么安静。


走着走着,他又来到了那位卖糖葫芦的老人面前,“郎君,来根糖葫芦吗?”


“嗯。”王俊凯从身上摸出两个铜钱,递了过去。


“那位小少年没来?”老人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糖葫芦,笑着唠叨“小少年可喜欢这样子的。”


“是的,千……”王俊凯的双眸里漾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,他下意识的转头,可身后空无一人,慢慢的吞了所有的言语。


笑容也渐渐消失,王俊凯皱了皱眉,他不喜欢这种感情不受掌控的状况,而且自从千年前成为神君之后,他的感情就一直很单薄。


但自从下来之后,他就经常情绪失控,记忆紊乱。


看来是时候去趟幽冥谷了。


*


幽冥谷,禁忌之地,六界最神秘的地方,传说幽冥谷是在六界的边缘,而幽冥谷的那端无人知晓。


因为那里遍地都是九幽冥火,至今还未有人活着从那里出来,无一例外。


王俊凯一只手拿着糖葫芦,站在一个屏障外,他盯着屏障内的跳动翻腾的火焰,若有所思,他总感觉这火好像在往外扩展。


为了避免有人误闯幽冥谷,上代神君在这布置了一个屏障,除了他自己谁也进不来。


王俊凯提脚踏了进去,他能进来自然是因为神格,那人的神格。


九幽冥火瞬间就涌向他,将他包裹起来,王俊凯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一点点被侵蚀,思绪也渐渐混沌起来,好多影子在他的眼前浮现。


他动用神力将自己包裹起来,火焰也从身上退了下来,与神力纠缠,让他松了一口气,能好好打量打量这里了。


虽然来过几次,但是一开始是为了找朵花,后来则是用这火麻痹自己,只有身体的疼痛能让他忘了心里的苦。


所以他至今为止都没好好观察过,他紧了紧手,才发觉糖葫芦早已化为灰烬,他眼里闪过一丝狼狈,那人的东西他永远都没留住。


他抬眸望向远方,却一下子被震住,这是灵均山?不,不是,灵均山不应该在这的。


漫天的血色成了眼前的唯一,血雾环绕于山,山上光秃秃的,只有裸露在外的红壤和跳跃着的火焰。


王俊凯左手处一滴滴红色掉落,他却什么感觉都没有,只是死盯着眼前的山,忽然右手捂住神格所在处,蹙着眉,一股荒唐的感觉漫上心头。


能让神格做出反应的,唯有一人。


神格传来的情感是悲伤,是躁动,是不可置信。


他自欺欺人似的闭上眼睛,再睁开,还是原样。


水雾漫上他的眼睛,而他只是久久得站在那,望向那座山,任由冥火侵蚀自己。


那人是最怕疼的。


那人现在肯定不想见他。


灵均山即为那人葬身之地。


可明明灵均山还在那,但他赌不起,灵均山只有一个,那人也只有一个。


可他把他弄丢的。


骨子里不停传来的蚀痛感让他保持着清醒,却又在迷失。


“小凯,我好疼啊。”


“凯凯,我想回家。”


“王俊凯,你在哪?”


“王俊凯……”


“小凯……”


耳边似乎是少年带着哭腔的呢喃。


不知道烧了多久,王俊凯突然清醒过来,甩开身上的火焰,跌跌撞撞地朝山顶跑去。


千玺,我要带你回家。


神识放开,笼罩在山上,冥火更加旺盛,就像是找到了心爱的食物,王俊凯清晰的察觉到它们在蚕食神识,但他顾不了那么多,他似乎没了理智,横冲直撞,在漫天星火里开出一条路。


越往上走他的心越沉,那人怕高,不可能在上面,他也不喜欢黑,地底绝无可能,可是为什么找不到?


王俊凯停了脚步,手指轻轻颤抖,巨大的慌乱涌上心头,在哪?人在哪?在哪?


明明感情被剥夺了,可身体依旧疼痛无比,有些感情已经深入骨髓了,再也忘不掉痛了。


就像那人把他自己的所有都逢在了王俊凯的骨肉里。


王俊凯的桃花眼里再也没了光彩,闭上眼睛,也不再挣扎了,任由冥火将自己吞噬了,可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,也许是因为心更疼了吧。


一滴泪顺着脸颊落入地下,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了少年怜悯的哀叹声。


王俊凯睁开眼,看见一个眼睛蒙着白布,穿着怪异衣服的少年。


他眨了眨眼,不敢相信,哑着声,“千玺……”


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年的动作给打断了。


少年冰凉的手指拂过他的脸,半是怜悯半是惋惜,嘴里是他听不懂的话“第1127次程序失败,即将重新开始。”


王俊凯茫然的看着少年,下一秒就被蓝色的光给笼罩了,晕了过去。


蒙着眼睛的少年站在冥火与蓝色的字符光的交融处,看着晕过去的王俊凯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
“执念太深,清除困难。”


*


“教授,程序异常,王俊凯的执念不仅没减,反而越来越深了。”


“继续。”


“教授你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你再继续了。”



“最后一次。”


最后一次生的机会了。


*


“浩轩神君,天帝拜见。”庞大的宫殿里一人站在中央,随意地行个礼。


神君斜靠在软榻上,手里拿着一本竹简,嗯了一声,然后起身放书。


天帝走了进来,“有事?”神君听到动静却没回头。


“灵均山异常。”


*


王俊凯刚从灵均山下来,站在街道中央,看着眼前的情景,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。


“郎君,来根糖葫芦吗?”不知不觉中他又来到了刚刚买糖葫芦的地方,他应了一声,从身上摸出两个铜板。


“那位小少年没来?”老人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糖葫芦,笑着唠叨“小少年可喜欢这样子的。”


“是的,千……”王俊凯下意识的回答,却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,距离他和那人在一起时间已过去了千年,凡人的寿命只有百年。


他突然感觉很冷,环绕着四周,身边仍是那些人,重复的对话,重复的人。


他想起一句话,灵均山所在,神君所在。


这里的神君绝对不是指他,灵均山是那人诞生的地方,又怎会与他人的命运相连呢。


幽冥谷,那里是六界最神秘的地方,也藏着六界最大的秘密。


*


王俊凯裹着一层神力,直接飞上了灵均山的山顶,因为角度原因从山脚只能看见半边山,而山的另一半是什么?


他站在山顶,感觉有一个莫名的屏障分隔开两地,而且这神力对屏障无效。


手指有些刺痛,王俊凯举起手,看着上面红色的划痕,直接用神力包裹着伤口,将伤口再一次划开,逼出一滴滴血。


染血的手指在半空中舞动着,画出了一个个符号,一个巨大的阵符在他的脚下向外扩张。


血魂阵。


那人唯一创的阵法,也是唯一一个他所记载的。


王俊凯能清晰的察觉到血液的流失,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。


很奇怪,明明是个高级阵法,但所用的每一个阵符都是给初学者用得。


当最后一笔完成时,一道蓝光从脚下向外扩张,直接抵达了屏障,“哗”屏障碎了一个口子,仅供一人通行。


王俊凯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,耳边是听不懂的话。


“警告,警告,有人非法闯入,游戏中止。”


“警告,警告……”


一个个巴掌大的蓝色小球漂浮在空中,像极了夜晚的星空。而在星空的中间站着一个人,那人被蓝色的数据光所包围,白色的布蒙上了他的眼睛。


梨涡浅笑,“你来了。”


“这是,哪?”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,神力早在进来的时候就没了。


“你不是猜到了吗?”少年收了笑容,但声音依然温柔。


“猜到什么?”王俊凯觉得自己的表情有些失控,猜到这只是一个他们口中的游戏,还是猜到他只是一个游戏里的棋子?


少年没有说话,只是手指动了动,将几个蓝色小球递到王俊凯的面前。


“我以为狠的人是我,结果,没想到,千玺,你可有心?看我苦苦挣扎,看我狼狈不堪,很好笑?”王俊凯拂开面前的小球,哑着声质问。


“王俊凯,你怎么不问问我的眼睛是怎么了?”易烊千玺抿着唇,哑着声道。


“关我何事?”王俊凯血色的眸子里满是仇恨。


“为了让你察觉到事情的真相,我陪你重来了1128次,还赔了双眼,罢了,怪我识人不清。”


王俊凯神情一僵,“千玺我,”


“王俊凯,我累了,唤醒你之后我俩情分已结,从此以后,你我再无半分瓜葛。”易烊千玺偏着头,似乎在看着蓝色小球。


“你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,怎么选择就看你自己了。”音落,千玺便被一道红色的光笼罩,待光散去,已没了人。


王俊凯立在原地,手指浮在半空中,他想了想很久,忽然戳破了一个蓝色小球,熟悉的场景瞬间席卷他的心。


那是千玺的记忆和,感情。


“王俊凯,你有以下选择:


一.清楚所有记忆,回到六界;


二.成为AI;


三.成为……”


*


“教授,你醒了,怎么样?成功没?”


易烊千玺推开游戏仓,没在意身边七嘴八舌的问候,只是捏紧仓沿,过了好一会才哑着声道“游戏停止开发,准备记忆清除。”


“出了事,我担着。”


那里是我唯一能给你的安稳。


*


多年后,有人在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,眼睛被蒙上了,而他的身后永远跟着一个沉默冷酷却拥有一双多情的桃花眼。


“你是谁?”眼睛被蒙上的男子轻声问。


过了好一会才听见男人的声音“你的人。”





【王俊凯】


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,更爱那权力,在碰见千玺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掌控他,却没想到猎人是他。


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,我却被他所禁锢,离不开,忘不掉,千年不仅没有消磨感情,反而让它更深入骨髓,让我活在现实与幻想里。


偶尔我会被惊醒,看见床边站着的千玺又感到高兴,可下一秒钟却又化成粉末。


为了忘却心上的痛,我宁愿待在幽冥谷,让冥火焚尽我的全身。


看见千玺的时候我很开心,他突然离开我又很难过,在他离开之后,我看遍了所有小球,那里面是千玺的回忆与感情。


原来从一开始我就是错的,我想去弥补,于是选了最难的一条路,当人。


可当我再次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,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记忆的深渊里挣扎。


不记得也好,总归不是什么快乐的回忆,让我一个人沦陷就够了。


“小凯,”


不说了,他在喊我呢。






我的骨髓里缝着你的血肉,我不服管教,却心甘情愿被你禁锢,成为困兽。

妄念

不上升,圈地自萌

虐,接受不了的勿点

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看个剧情就行,多了我也写不了






“你想要什么?我给你。”


“成神。”


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*

      

“神君,轮回门已开,您”空荡的宫殿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

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一位青年站在殿门口望着渐渐消退的日光,应声。

      

殿中那人却低头看着地下,许久都没动,他的左手紧攥着衣袖,牙齿咬在唇部,几次喉结滚动,却没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 

“嗯?”青年转过身来,扫过站在殿中的人“还有事?”

 

“神君,您,我,不,小仙看到了”殿中之人吞吞吐吐的,明显有些慌张。

 

 “看到了我的未来?”青年温和的补充。

 

“是。”殿中之人直接跪了下来,身子在不停的颤抖。宫殿里一下子就陷入了死寂,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

“起来吧。”青年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,仿佛此事与他无关,“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,包括我,”青年突然笑了一下,呢喃自语“原来这就是代价吗?”

 

跪在地上的人突然抬头看向神君,可他们之间境界差距太大,他只能在云雾里看到神君的衣服上绣着红色花纹,很快便收回了目光,只是眼眶微红。


他站起来离开这个沉重的宫殿,临走前他回头看了一下神君,只觉得神君随时都会消失,就似那日光。

  

轮回门前,青年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一片,有些无奈,走下台阶,行走间能看清他衣服上绣的玫瑰花纹。


他扶起跪在最前面的那个人,“天帝,你这是想折我的寿吗?”

   

 那人顺势站了起来,眼眶微红,“老师,真的非去不可吗?不去了好不好,我”只有你了,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
青年笑的温柔“天帝,我倦了,况且命数已到,往后我不在你身旁,做事勿再鲁莽。”

     

 天帝看着青年满是倦怠的眼睛终是咽下了所有不愿与劝说,化为了“好。”

   

青年没再说话,这片天也陷入了沉寂与悲伤,不知何时,一个抽噎声打破了寂静,这个仿佛一个信号,顿时,此地只留下了哭声与泪水。


青年闭了眼,红唇微张,却没有然后声音,最后,他只是拍了拍天帝的肩膀,“往昔殿的玫瑰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
他犹豫片刻,还是在天帝耳边嘱咐了几句,直起身的那一刻,他看了下面的人很久,仿佛要把他们刻在脑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

青年走上台阶,跃身一跳,从此以后世间再无神君。

      

*

      

 云雾缭绕的灵山上多了两个人的身影,一前一后,前面的那个一蹦一跳的,手里还拿着一个糖葫芦,“王俊凯,快点!”他的声音有些含糊,回头喊着。

      

后面的那个人却突然定住,神情有些恍惚,易烊千玺见人没动,又走了回来,伸手在王俊凯的眼前晃了晃,却被他在给攥住,“啊,”千玺有些吃痛,叫了出来,也唤醒了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

他连忙松手,看着明显红了一圈的手腕,王俊凯的脸上写满了抱歉,但那双桃花眼里却藏着深究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

“没事,过会就好了。”易烊千玺活动了一下手腕,朝他安抚的笑了笑,他低着头自然不知道面前这人探测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

王俊凯揉了揉太阳穴,自从遇到这人以后,他就经常陷入一些不知名的梦境,应该是梦吧,但是为什么梦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很真实,就好像亲身经历过那些事,心还一抽一抽的,但是为什么看不到那个人的脸?

       

想事的当头王俊凯突然目光一冷,伸手搂住易烊千玺迅速后退,刚一离开地面上就多了一道剑痕,正好在他们刚站着的地方


“闲杂人等勿入此地,速速离开。”声音似在耳边炸开。

      

王俊凯左手搭在剑柄上望向来人,来人停在空中,他一眼便看到了来人腰上的木牌,脸色缓和了不少,


“在下想去参加招生大会,不知仙长能否通融一下,我必定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

男子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,嗤笑道“哪里来的愣头青,招生大会早在三天前就结束了,而且就你这种人还想入仙派,简直痴心妄想!”说完便没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

王俊凯脸瞬间就白了,入派是他成神的唯一途径,而且对年龄有极高的要求,这次不入他就真的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

易烊千玺见状想去扶王俊凯,却被他推开,并朝他吼道“要不是因为你,我早就入派了,都是因为你!”


听到这话易烊千玺只是有些迟钝的眨了眨眼,手上的糖葫芦却不知所踪,地上却有一个东西在太阳的照耀下泛着光,是我的错,对吧。


一层水雾蒙上了他的眼,掩住了他的震惊与痛惜,可也遮住最深层的情感。


易烊千玺伤心的神情刺痛了王俊凯,他别过脸,心抽了一下,却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  

与此同时,云层中似有物在翻滚,可终是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 

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相遇就是悲剧的开始,可悲剧也有剧本也有推动者。

      

 *

       

三个月前,王俊凯走在深林里,浑身是血,手上还拽着与他体型不符的野兽,他很快消失在深林里,只留下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   

 王俊凯低头看着手上的血,眉头紧锁,好烦,恰在此时,一朵朵花瓣拂过他的身体,清香扑鼻,他有些疑惑,抬头时大片的桃花树撞见他的眼中,原来是不知不觉中他走错了路,不知道来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  

“这里还有人来?”干净清澈的声音带着疑惑,就这样闯进了王俊凯的耳中, 


他顺着声源寻到了主人,他坐在桃花树上,双手撑着,腿一晃一晃的,在阳光下,白的耀眼。

      

王俊凯赶忙收回了目光,怎么能一直盯着人脚看,太不礼貌了。

     

 那人从树上跳了下来,来到王俊凯的面前“你好好看啊,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,我好喜欢你!你叫什么名字?我是易烊千玺。”

      

王俊凯有些羞涩,第一次听到这么直白的话,他嗯了一声,目光却没从地上离开,青草给少年的脚更添了几分颜色,也掩住了脚腕处的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

“嗯?喂?怎么不理人啊?”易烊千玺有些不解,这人都在这站了好久,一动不动的,莫非这人耳朵不好?


想到这他他就非常同情和佩服,能来此处,并且耳朵不好,真的是件难事,毕竟这里到处都是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

王俊凯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幅表情,他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,怎么这幅表情?“王俊凯。”

      

 原来不是耳朵问题啊,可能只是反射弧长了,还想着做好事的呢。


易烊千玺觉得有点可惜,然后他看着王俊凯身上的血迹,想了又想,还是没忍住“你身上是你的血?”

       

一提这个王俊凯脸就黑了,好烦,想洗澡,“不是,你知道哪里有水吗?”

      

“不知道。” 易烊千玺摇了摇头,诚实的回答。


“那你平时怎么洗漱?”王俊凯有些不敢置信,不要跟我你说不洗漱。

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要洗漱?”

      

“你不吃饭,不洗澡?”

      

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

王俊凯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,怎么会有人什么都不知道?他是吃什么长大的?还是说他就不是人?“你是妖?”

      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易烊千玺疑惑的问,王俊凯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“你有没有什么可以迅速让人干净的妖术?”

       

“清尘术。”易烊千玺想了想,在记忆里扒出一个术法,施了法,看着迅速干净的人,满意的点了点头,我果然是个天才,第一次做就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“没事没事,那个,”易烊千玺摆摆手,“你出去的时候我能不能跟着你?我还没去过人类世界呢?”

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王俊凯原本是不想答应的,可不知为何,看到他琥珀色的眼睛,下意识的应到,就好像这事做过无数次样。

      

“你真是个好人!”易烊千玺蹦了起来,声音都带着雀跃。

      

他们的相遇是场意外,可也是命中注定,逃不过的劫。  

     

 风吹过带起了无数花瓣,桃花树也随风浮动,就好像在冲人打招呼,而在树下一朵朵红色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  

 *


不知从何开始,江湖上多了一对形影不离的侠客,他们走遍了山川江河,斩尽了妖魔鬼怪,也留下了不少传奇故事。


“小凯,吃吗?”靠近护城河的地方有一座破旧的古庙里,少年拿着一根糖葫芦递到一旁打坐的人嘴边,笑着问道。


王俊凯有些不耐的睁开眼,身子向后仰,“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!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烦,当初就不应该把你带出来,还让你跟着我。”


“你后悔了?”易烊千玺收回糖葫芦,声音没什么起伏,仿佛问的不是他的事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这幅表情,心就很慌,可他不是一个会说软话的人,“我,我,”
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挣扎的表情,没多说什么,转身走出了古庙。


易烊千玺看着眼前清澈的小河,舔了舔糖浆,怎么会有人喜欢吃这种又甜又酸的东西?真心不好吃。


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划过,溅起了水花,唉,早知道不买了,浪费两文钱。


王俊凯站在古庙门口,望着不远处的身影,舔了舔嘴唇,甜的,还有点酸,好吃。


他其实并不后悔把千玺带出来,甚至他很开心,因为终于有个人可以陪着他了,他经常会因为修炼而忘记吃饭,可自从千玺待在他身旁的时候,就没有这个担心了。


毕竟有个好吃鬼,而且他们的口味特别相似,看来他们真的是天作之合。


虽然没能上山派,但现在这样也很好。他自己有功法,修炼成神也不是不行,只是去门派把握更大罢了。


所有生物都知道妖从来都不需要进食,并且吃人类食物,跨入人类的地盘就是死路一条。


王俊凯看着随风飘扬的白衣,心里突然有些慌张,他总觉得千玺不像个妖,更像孤魂,随时都会消散于世间,他刚想去把那人拽回来,一位妙龄少女就走进千玺。


或许是阳光太耀眼,又或许是距离太远,他看不清唇语,也没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,但他却知道千玺接过了那女孩手里的东西,笑的一脸开怀。


一团怒火烧上他的心,逐渐蚕食了他的理智,他抬脚走向他们,但到千玺身旁时却没了少女的身影。


他忽略了一点异样,明明这么近的路,为何他什么都没听见?什么都没看见?修士的五官是很灵敏的,这么近的距离他应该都能听到,看到的。


还有他的警觉性已经这么低了吗?连少女什么时候出现,离开的都不知道。


但此刻的他却什么都没想到,只是一直盯着千玺手上的东西。


是一支桃花,还有一朵红玫瑰,浅浅的梨涡漾起了无限温柔。


王俊凯脑一抽,将玫瑰夺了过来,行事间,他看清了千玺衣服上的花纹,和玫瑰有点像。


但他没当回事,只是把玫瑰扔进了水里,花瓣一点点的被打湿,玫瑰也逐渐没入了水中,直至消失,像极了身旁那人的笑。


王俊凯瞬间舒坦了,果然,还是桃花陪美人。


“王俊凯,你有什么想要的吗?”


“成神。”


“没了?”千玺顿了一下,语气有些干涩。


“成神后,什么都有了。”王俊凯心想成神之后他就可以知道梦里那人到底是谁了,也可以陪着千玺了。


“好,我帮你,无论什么代价。”风吹散了这句话,王俊凯没听清楚,但看千玺的表情,也就不当回事了。


*


王发凯站在昆仓山山峰,头上是酝酿着的雷劫,山脉周围站满了人,有来看热闹的,也有好奇的,毕竟人界从来没人真正成神。


他环绕一周却未看到千玺,感到还有奇怪还有不安,但眼下却不容他思考,他满是疑重,渡劫只可赢不能输,输就是死。


在外人的眼中一道道雷劫劈在他的身上,伤势也在加深,可他却有些慌,不是因为伤势,而是因为他压根没有伤口。


雷劫落在他身上没有任何停留,直接消散,但不知道为何身上却伤痕不断。


雷劫是最后一关,也是最重要的,因为天雷会淬炼你的全身,让你达到新的高度,可这明显不对!


最后一劫在蓄势,他瞬间就感受到了无边的死意与压迫,天道想让他死!


雷劫终是落下,一片红光将他笼罩了起来,耀了所有人的眼。


红光逐渐消退,王俊凯也出现在众人眼中,金光缠绕,所有人都在欢呼呐喊,可当事人却没有任何喜悦之情。


他捂着胸口,指甲刺入自己的手心,他感受不到千玺的气息了,他好像做错事了,这不是他的神格,这是千……


而在远处,一位衣服上绣着红色玫瑰的少年捂着心口,被一位少女扶着,他的面前站满了神。


“你们怎么都下来了?”少年扯了一个笑容,却没了梨涡。


众神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的跪着,低着头。


“行了,都起来吧,我神格还在呢。”少年的声音有些宠溺,毕竟他们都是他一手养大的。


但没有神动。


“行了,都给本君起来!什么时候本君讲话都不听了!你们应该去迎接新的神君,而不是在这!”少年沉了脸,严肃道。


众神知道少年生气了,他们只好站了起来,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这里。


“你也走吧。”少年挣脱了少女的搀扶,道。


“老师,为什么?”为什么要把花给那人看到,为什么要任由那人把花扔了,那花是他最后的希望,可为何……


她没要来一个答案,因为少年已闭上了眼,逐渐消散在这片天。


她看着这个场景,良久未动。她是天道,救得了所有人,所有神,却独独救不了她的老师。


众神自诞生以来只跪两人,一个是统领他们的天帝,一个便是常安神君。


没人知道常安神君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,他养育了最开始的众神,甚至在那些神开始衰亡,走向陌路的时候,他依旧是那副少年模样。


后来天道逐渐形成,常安神君也退出了养神行为,整日待在往昔殿。


直到有一天神君突然找上天道,从那天起,每隔千年他就会去轮回门一趟,每次回来,他的实力都减弱了不少,直至这次。


不过她知道,这次老师再也不会去轮回门了。


她其实给老师一直都留有后路,可他从未走过。


*


“恭迎神君。”天庭上所有人跪拜,就连天帝都站在一旁,可王俊凯却没理他们,直接来到天帝面前,质问“他在哪?”


“魂灰魄散,灰飞烟灭。”天帝悲悯的看着他,心里的悲哀似乎要淹了他。


为了这个人,老师付出了生命,就连神格都给他了。


王俊凯挑了挑眉,“为什么?”


“所有神位都是既定的,只有这个神死亡,才会有下一个神的出现。可神君他不一样,他是神格衍生出来的神,神格离体即是死亡。”


“没有办法救他吗?”


“这个世间只有他自己能救他。”可他早就不想活了,天帝咽下了这句话,他不知道面前的人是幸运还是悲哀。


没了情绪的人还是人吗?


王俊凯淡定的来到往昔殿,看着殿里的东西,陷入了沉思,他也看清了梦里的那人的脸,是千玺。


可现在他没有任何情绪,就好像他不是那些事情的参与者,只是个旁观者而已。


他也从神格里知道了一切。


“天道,我们玩个游戏吧。”常安神君找上天道,问。


“什么游戏?”天道还是个小孩子,对这事很感兴趣。


“我想入轮回世界,千年去一次,一共十次,我若在轮回世界里动心,你就剥夺我的十分之一的实力,怎么样?”


天道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,但她没多想,“好。”毕竟谁动心,老师都不会动心的,而且一旦实力剥夺完,寿命也就到头了。


谁不想多活一点呢?


可神君就不是正常人,这场游戏的一开始,他就没想过要活着,即是他没动心,他也可以自己剥夺实力,他要的只是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。


毕竟这个世间,天道,都对他偏爱无比。可他活了太久了,他不知道自己活着还能干嘛,他很累,他不想活了。


而当初在河边的时候,是天道给他的最后一条后路,也被断送了,从此以后,再无常安,再无易烊千玺。


王俊凯一脸冷淡的回忆着,他的情绪早在接受神格的时候就被剥夺,想来是那人下的令。


后来有人看到有一个人走遍了所有江山,看过了所有桃花,却没有寻到他的那一支。


也有人抱怨,世上再无红玫瑰。


多年以后,有新诞生的神看到往昔殿种满了桃花,一人坐在树下宛若雕像,却被人告知“往昔再无玫瑰。”


我用神格换来你的常安和我的消逝。

你用妄念夺了我的心动和你的珍宝。


(完)












第一次写文,我不知道有没有把我想要写的给表达出来,凑活着看吧。